rss
当前位置 :首页 > 产吕资料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那一夜,皇帝刘邦很悲戚,面对自己的最爱,无可奈何。他知道,自己快死了,死后洪水必将冲破堤坝,泛滥成灾。眼前这个娇弱美艳的女人,将在滔天洪水中,变成随波逐流的残花败叶,沉浮跌宕,命运多舛。想到此,不禁悲从心来,他吟唱,“鸿鹄高飞,一举千里。羽翼已就,横绝四海。横绝四海,当可奈何。虽有缯缴,尚安所施”。这个叫戚夫人的女人起舞随之。这个场景很熟悉,英雄落幕,美人无依,刘邦困在了自己的“垓下”。

  后来,刘邦死了。大家都知道,吕雉迫不及待地为戚夫人做了一个高难度且独具创意的外科手术,把美人的四肢剁掉,挖出眼睛,用铜水注入耳朵,用暗药灌进喉咙,还割去舌头,然后把这个肉团一样的东西命名为“人彘”,丢到厕所。吕雉要求自己儿子刘盈去目睹这一人间惨剧。皇帝刘盈不禁失声大叫,“这样的事儿,真不是人干的。让这个随侍皇帝的女人沦落到如此惨境,我还是太后的儿子,以后还有什么脸治理天下,我没法活了”。这个景象打烂了立志于爱父母、爱兄弟、爱臣民的皇帝那颗脆弱的心,他无法面对一个残酷的事实——做这件事的人竟然是自己的母亲。他是一个好人,他无法原谅自己,这是他的最大不幸。从此,他抛却对人间所有的美好想象,决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彻底怠工,在癫疯中无可救药地骄奢淫逸起来。他以最快速度向着自己糟蹋自己的生活狂奔而去,任谁也拉不住,没过多久,就把自己活活糟蹋致死。“我死给你看,我让你老年丧子,无人送终”。他通过杀死自己,对这个无情的世界做出最决然、最失望的反抗,对这位施暴之人做出他可以做出的最深狠的报复。

  吕氏开始当国。她杀死曾经的情敌,树立自己鲜明的顺者昌、逆者亡的铁腕形象;她逼疯戕害掉自己的儿子,向世人宣示自己极度残忍、渴望权力的坚强意识。这一切其实都没有出离刘邦的意料。天下大定之后,刘邦就已经清晰地看到,这个由吕太公一手打造出来的吕氏集团,是渗透到自己王朝内部的毒瘤,迟早要无休止的膨胀,然后慢慢吞噬掉刘氏王朝肌体内所有的白细胞。吕雉拥有强大家族势力、跟着自己九死一生辛苦革命的巨大声望,这个做事心狠手辣、胸藏韬略的老婆在自己身后必将走出后宫、霸占江山。为此,刘邦要再来一次内部革命。他多次表达要废掉刘盈、立戚夫人儿子如意为帝的想法,在江山稳固、社稷永存面前,他抛弃嫡子刘盈,选择幼子。不过,他痛苦地看到,大家拒绝合唱,自己实际上是在上演独角戏,宫阙下的群臣们很懂人事,不约而同地保持惊人一致的缄默。在大家看来,这场宫闱争斗、家庭矛盾不是为了定江山而是为了保社稷,整个大汉王朝的忠臣良将们拥有很多说得过去的理由来“作壁上观”。大家心安理得认为,在汉朝天下已经过上稳定而享乐的生活,即使帮着一个行将朽木的皇帝实现临终愿望,也必定会被接下来的吕氏集团碾成齑粉,尽义务是用来表示高风亮节的说辞,掌权力才是最珍贵的真实追求。在征战岁月和清洗时代,没被流矢射死,没被敌人砍死,没被皇帝冤死,没被同僚害死,扛住了大江大浪直挺挺地冲击,还躲过了阴沟里翻船的不幸遭遇,这是多么难得的结局,今天的幸福时光来得辛苦异常,弃之则伤天害理,还是安全第一,保命要紧。

  孤立无援的皇帝出于本能地开始一意孤行,顽强挣扎。刘邦从此一改从善如流的个人形象,吕氏集团抬出来的张良之流的顶级臣僚,来和他说理,希望他打消废长立幼的想法,他也断然拒绝。他当然爱长得好看、自己说什么是什么的戚夫人,但他更爱自己的江山。他要把身后的江山留给只懂得长袖善舞、取悦于人而政治上“脑残”的女人和她的儿子,他知道这个女人没有能力和想法把刘氏江山变了“颜色”。一旦自己去投胎做人,江山必定是安全的,他可以心满意足地看着刘氏天下在自己子孙的精心呵护下绵长流远,这是一个辛苦一生、事业有成的男人值得同情和认可的最后要求。

  不过,吕氏集团私下里毫不气馁,从未停止兴风作浪,在暗流涌动中着锲而不舍地争夺刘邦身后的最高权位。他们煽动四个已经八十多岁但长期拒绝和刘邦合作的民间高级知识分子,理直气壮地跳来拥戴仁弱的刘盈。这时候,孤立无援的刘邦心力憔悴,深切地感到他已经无力把这个必将祸乱天下的吕氏集团连根拔除了。 “谁还管我啊”。刘邦极度失望。他把自己关在深深的宫闱之中,看着这些吃着自己俸禄、做着自己官位、露着满意笑容的兄弟们,他很想动手杀人。

  樊哙是跟着刘邦打出沛县的老兄弟,是他贴心又知心的部属。卢绾反叛时,刘邦派樊哙去平叛。樊哙刚刚接掌兵权,准备出发。旁边的人说,“听说,等皇上您一晏驾(死了),樊哙就准备带兵杀掉戚夫人和赵王如意,他可是吕氏一伙的。”樊哙是吕雉的小舅子,与吕氏集团具有天然的血亲关系。刘邦听后,根本就不过脑子,马上表示愤怒,立即派出陈平,带上周勃。让周勃把樊哙的岗位换下来,让陈平在军营中直接把樊哙干掉。刘邦要用最后的力气尽用最大的可能剪除掉吕氏力量,不惜灭掉自己的知心伙伴。其实他应该清楚,樊哙是冤深似海的。没办法,最感到失望的人都是对亲近的人下毒手的人。

  然而,最后的疯狂努力还是化为泡影,死神没有足够耐心给刘邦留下翻盘的时间。楚汉时期的大英雄都谢幕后,把大好河山最后都留给了吕太公和他的子女。很可惜,吕氏集团始终是一个善于夺取而不善于建设的集团,在吕后撒手人寰之后,吕氏集团那些很傻很天真的子孙们很快废掉。刘氏子孙接管了本来属于自己的最高权力。吕氏集团以前所有放出去的打击力都非常精准地打回到自己身上,他们以全族尽灭的方式把人间孽债还本付息,没有一丝一毫的拖欠。“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这句话适合所有人,包括真正的强人和被动的衰人。

上一篇: 档案盒类型及厚度有哪些     下一篇: 2018英语四级成绩查询入口网站:中国教育考试网 学信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