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当前位置 :首页 > 产吕资料

危难时刻应该依靠自家人还是娘家人

  汉宣帝刘询刚继位时,谨小慎微,尤其是在霍光面前,更是如有芒刺在背。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他没有任何可以依靠的力量。刘询虽然身世坎坷,但却是个天生的政治家,从出生开始,他没有一天处于权力中心,但却深知权力的奥秘。他没有像前任废帝刘贺那样愚蠢的与霍光对抗,但也没有像傀儡一般尸位素餐,从坐上皇帝宝座的第一天起,他就在努力夺回本该属于他的权力。

  刘询即位之后要册立皇后,正好霍光有个的女儿叫霍成君,朝野上下都认为,连皇帝刘询都是霍光推举的,那皇后自然是霍成君无疑。可是,刘询不这么想,他在当皇帝之前已经有了一个结发妻子许平君,而且生有一子刘奭,许平君才是他心目中理想的皇后人选。刘询要立许平君为后,除了念及患难之情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制衡霍氏的力量。

  皇后的地位极其特殊,除了母仪天下之外,他还是皇帝最重要的支持者。册立谁为皇后,从来就不是简单的君王个人喜好,而是权力斗争的舞台。刘询十分清楚皇后之位的分量,他也明白这是他进行权力洗牌唯一的切入点,无论如何不能放手。

  在听到朝野议论的风声后,他马上下诏,让人去寻找落魄时遗失在民间的一把旧宝剑,以此暗示顾念旧情之意。那些身居高位的大臣们真不是一般人,如此晦涩难懂的意图他们竟然也能揣测的出来。一些不满霍光专横跋扈的人立刻见风使舵,上书请求册立许平君,刘询顺势而为,立许平君为后。一年之后,又封许平君的父亲许广汉为昌成君,朝野上下,刘询总算有了一个真正的自己人。

  可是,刘询要建立自己的班底,为什么首先不考虑刘姓亲族,而是想着皇后那边的娘家人呢?这一切都源自历史上屡屡发生的同姓夺嫡与篡位的血腥斗争。可以说,中国封建王朝的皇位继承史,就是一部血腥的兄弟相残史。

  从春秋时期的姜小白开始,几乎没有一个诸侯国的王位不是伴随着成千上万的人头落地。一直到秦王朝公子扶苏的惨死,再到西汉初期的七国之乱,同姓王侯,同胞兄弟似乎永远是皇帝最危险的敌人,小心防备尚且避之不及,更不可能倚重他们,使其借势坐大了。而外戚是来自皇帝母族和妻族的娘家人,他们的影响力完全依附于皇帝本人而存在,纵使权倾朝野,对皇位的威胁也远没有兄弟叔侄们大。因此,从西汉开国皇帝刘邦开始,外戚在权力天平上的分量越来越重,西汉王朝的历史,就是皇帝与外戚共同执政的历史。

  西汉初年,汉高祖刘邦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功臣集团的威胁,因为有异姓诸侯王的存在,使得汉家江山实际上一分为二。而要铲除异姓王,他可以信任的力量很少,始终坚定的站在他身边的只有皇后吕雉。刘邦死前面临着两难的抉择,一来他知道吕雉将来很难被压制,他死后,吕氏必然坐大;二来众多的开国功臣尚在,他们树大根深,年幼的皇帝刘盈很难应付的了,只有吕雉可以控制他们。

  为了保证刘姓江山不被异姓取代,他只能选择相信自己的老婆。但是为了防止吕氏坐大,他又与大臣们杀白马盟誓,非刘姓不能封王。由此可以看出,刘邦真可谓中国历史上最出色的政治家和权术家。然而,这些手段并不能阻挡吕雉的野心,只要权力在手,又有什么誓言是不能改变的。

  刘邦死后,吕雉为制衡功臣集团,开始大肆培植吕氏外戚,吕姓封王者多达八人,封侯者更是不胜枚举,吕氏外戚集团一时权倾朝野,也拉开了西汉王朝外戚政治的大幕。

  吕雉死后,刘姓皇族和功臣集团开始疯狂的反扑,吕氏被灭族,西汉王朝的第一个外戚集团就此覆灭。汉文帝继位后,十分注意防范外戚势力坐大,因此没有提拔重用一个外戚担任重要职务,文帝一朝也成了西汉历史上唯一一个外戚势弱的时期。

  到了汉景帝时,虽然没有外戚势力的忧患,但是刘姓诸侯王又开始抢班夺权。汉景帝刘启眼看他的叔侄兄弟们都靠不住,只好依靠母亲窦太后的势力。窦太后的侄子窦婴率军平息了七国之乱,汉景帝赐封他为魏其侯,其他列侯都不敢与其平起平坐,外戚势力就此重回权力中心。

  汉景帝刘启为了防范窦氏势力在他死后不可控制,便给窦婴设了一个局。他赐给窦婴一份遗诏,告诉他危难之时可以拿出来直接找汉武帝刘彻说情,这等于给了他一道免死金牌。谁曾想,本该在宫廷中有备案的诏书,刘启却只给了窦婴一份,这意味着窦婴拿出诏书之时就是他的丧命之日,最终窦婴因为伪造诏命之罪被腰斩于市。

  汉武帝刘彻是西汉皇帝中对外戚最为倚重的一个,武帝时期也是外戚势力扩张最快最猛的阶段。刘彻在位期间,共有太皇太后窦氏,太后王氏,皇后卫氏,宠妃李氏四股外戚势力,仅卫子夫一家就出了卫青、霍去病、霍光三位决定西汉历史的权臣。

  汉武帝刘彻控制力极强,不但没有让外戚乱政,而且让他们为西汉王朝立下了汗马功劳。但是刘彻明白,他的子孙不一定有他这样的雄才大略,为了防范外戚专权,他立了太子刘弗陵,却杀了他的母亲钩弋夫人,窦氏、卫氏、李氏也都在几次宫廷斗争中被消灭。

  可是,当他除掉这些外戚势力之后,发现年幼的儿子刘弗陵根本无力抵抗刘姓皇族的威胁,也无法独自应对朝堂之上那些知人知面不知心的政客。他必须给儿子安排最放心的托孤之臣,选来选去,还是选定了卫氏外戚霍光。

  汉昭帝刘弗陵时代,大权完全掌握在霍光手中。刘彻的另一名托孤大臣上官桀与霍光结成了亲家,并将年仅六岁的孙女嫁给刘弗陵作了皇后,霍氏和上官一族成为最有势力的外戚集团。

  可是一山终难容二虎,两家虽然有姻亲关系,但并不能改变权力斗争的残酷。上官桀最终惨败在与霍光的政治斗争中,上官一族被灭,霍光一家独大,成为能够决定皇帝废立的头号政治力量。

  刘弗陵英年早逝,霍光选中了最没有背景靠山的刘询作皇帝。在皇权和外戚势力的角逐中,第一个战场永远是在册立皇后问题上。刘询虽然坚持让许平君作了皇后,还立了他们的儿子刘奭为太子,但是许平君没有等到做皇太后的那一天。她仅作了三年的皇后,就被下药毒害而死,而害她的元凶就是霍光的妻子霍显。许平君被害死后,霍光的女儿霍成君如愿当上了皇后。

  霍光死后,霍氏很快被灭族,刘询马上开始重用许平君的娘家人和他的奶奶史家的外戚。渐渐的,这种流血的外戚政治逐渐演变为一种潜规则,旧皇帝死去,旧的外戚势力就要退出政治舞台,新皇帝即位,新的外戚势力随即进入权力中心。

  西汉王朝最后一股强势的外戚力量是王氏集团,他的核心是汉元帝刘奭的皇后王政君。王政君在当皇后时并不得宠,太子刘骜险些被废,还是在史氏外戚的保护下才保住了太子之位。

  汉元帝刘奭死后,刘骜即位为帝,王政君成为皇太后,王家势力开始膨胀。王太后的兄长王凤成为军队最高统帅,同时一下子封了王氏五侯,王家权势一时无二。可惜他的儿子刘骜不争气,被娇媚的赵飞燕和赵合德两姐妹折腾的虚脱而死。更为悲剧的是,赵氏姐妹均无子嗣,还害死了刘骜的四个儿子,使得刘骜子嗣断绝,只能册封自己的侄子刘欣为皇太子。

  刘欣继位后,自然需要安排自己的外戚势力。皇太后王政君已经深谙外戚政治的潜规则,她下令王家势力全部免职,让出官位给刘欣的外戚傅氏和丁氏。

  刘欣在位仅七年便早早死去,死时也无子嗣,只能由他的堂弟刘箕子继位。而刘箕子的皇后是王莽的女儿,王莽又是王政君的侄儿,王家又重新回到了权力中心,紧接着傅氏和丁氏的外戚势力就被彻底铲除。

  西汉的历史就是如此,始终处于皇权与外戚势力的联合执政之下,他们之间一直在寻找一种平衡,皇帝控制力强时,外戚可能会成为有力的辅助,而皇帝控制力弱时,外戚就成了皇权最大的威胁。

  汉宣帝刘询之后,皇帝一代不如一代,到了刘箕子时期,皇权已经名存实亡。西汉王朝的最后一个外戚王莽拥有同霍光一样的权力,与霍光不同的是,他既有实力,也有野心,外戚势力发展至此,皇权日益衰微的西汉王朝已经难以摆脱灭亡的命运。

上一篇: 姜子牙出生地与墓地之谜     下一篇: 两河口镇开展精准扶贫档案整理培训